身为人妻——美纱

.
身为人妻的美纱,褪去了少女的青涩,全身充满着成熟女性才能散发的风韵,尤其美纱还是千金小姐,从小接
受良好的教养,加上少女时期受到音乐与舞蹈的熏陶,高贵的气质中蕴含着知性美。


但是,讽刺地,跟优雅的气质相反,美纱拥有极性感妖魅的肉体。舞蹈锻炼的纤腰不堪一握,好像随时会折断
一般,从腰部延伸,上下却是夸张的丰满。


雪白的乳房浑圆而饱满,在学生时期,美纱甚至对自己的丰胸感到自卑。当然,现在美丽的人妻引以自豪,深
刻起伏的乳峰在美纱特意的保养之下,保持着坚挺,丝毫没有下垂,极少经过丈夫搓揉的乳头,甚至还是粉红色的。


身后的肉丘则是不可思议的丰满,所以当娇小的美纱买衣服时,合身的尺码下,美臀总是被无情地压迫着。但
那绝对不是臃肿或肥胖,而是,跳动音符般的曲线与丰富色彩般的饱满组合而成的艺术品。


美纱身材娇小,比例却十分完美,修长的只腿使她显得更加高眺,虽然美纱常认为舞蹈导致她的美腿上有结实
的肌肉,显得有点粗壮。


因为个性的关系,美纱保守的穿着,像是守财奴吝啬地隐藏自己的性感,别说是暴露的服饰,甚至羞于稍微展
露性感。


不同于斑斓俗艳花朵引人采拮,如此慧质兰心的美人,令人不忍也不敢触碰,深怕伤害那无暇的纤细,有如纯
洁的百合一般。如今正在盛开的百合却没有任何阳光的滋养与露水的灌溉,独自在阴暗角落等待枯萎的娇花惹人怜
惜。


做着家庭主妇的例行工作,美纱把清洗干净的衣服抱起,来到院子里。慢慢把洁白的衣物挂在晒衣架上,空气
中充满洗衣精的香味,暖暖地阳光照着,让人也懒了起来。


走过药局,眼前一片人潮拥挤,家庭主妇争先恐后地排在商店前面,主妇精力十足的喧闹声好像连隔壁街都听
得到。


「中村蔬菜店」,蓝色布帘的招牌随风飞扬,在众多女声中夹杂着男音,低沈沙哑的音调格外突出,听到了这
个声音,美纱的脚步忽然变的些许迟缓,皱起如弯月的秀眉。


似乎在犹豫什么,美纱仿佛有少许不安。


最后,终于做了决定,咬紧下唇,美纱慢慢走进店里面……


中村蔬菜店。


老板中村年近50岁了,光亮的秃头,圆脸上长满丑恶的肉瘤,配合蒜头般的塌鼻子及满嘴灰白的短须,长相
只能用「丑陋」形容。衣袖拉到肩膀,露出结实的手臂,因为长期从事需要劳力的工作,虽然有一点年纪了,精神
却非常好,身体也很强壮。


虽然,中村其貌不扬,却非常了解主妇购物的需求与贪小便宜的心理,偶尔几句违心之论的赞美加上无关痛痒
的特价,使得中村蔬菜店的生意十分好,甚至,还有外送宅配的服务。


忙碌的中村一见到美纱,就像是闻到肉味的恶犬,马上搁下原本身旁的中年主妇,跑到美丽的美纱身边。


「夫人,需要什么?我来帮你吧。」


「不用了,我自己挑就好了。」


美纱用悦耳的声音回决了,故意不看身旁的男人,继续挑选着蔬菜。


中村似乎习惯了美纱的冷淡,独自站在一旁,但是,在沈默底下,好色的眼光可没有休息,从丰满的胸部开始,
慢慢向下,贪婪地盯着白色的长裙,好像要设法看透裙底风光,淫秽的眼神上下不停巡视着美纱的身体。


「先生长期在国外,夫人一定感到十分寂寞吧?」中村无视美纱冷漠的态度,继续说道:「这些小黄瓜,小店
就免费提供吧,这是只有夫人这种美人才有的优惠,嘿嘿嘿。」


「…我…不懂…您在说什么?」


虽然店里挤满了顾客,美纱却觉得孤立无援,喏大的空间里仿佛只有自己一人,被蛇缠绕上的猎物,混身发抖,
不能克制地大声尖叫,刹那间,众人的目光全都集中过来了,不知道哪生来的力量,用力挣脱了中村的魔掌,慌忙
地逃离蔬菜店了。


摊在沙发上的美纱,勉强打起精神才发觉,居然连皮包都掉了……


慢慢走向商店街,美纱的心情像是渐渐灰暗的天空,脚步沈重,一路上暗自埋怨自己的软弱。


各种纷乱的想法在脑中推挤,在犹豫挣扎中,「中村蔬菜店」的招牌已经映入眼帘了……


「夫人早上走的太匆忙了,连皮包也忘了。」


中村蛮不在乎的神情,绝口不提上午无耻的恶行,仿佛没有发生过任何事。


美纱沈默不语。


「请进来吧,皮包我放在房间里面。」


美纱虽然还有些许迟疑,依旧跟着中村慢慢走进店面后的住家。


跟拥挤的店面不同,房间相当宽敞,但是杂乱的摆设加上深厚的灰垢,肮脏的程度如同中村本人一样。


浅褐色的皮包就挂在墙壁上,美纱走了过去,打算拿起皮包,中村却用肥壮的身躯挡住她,好色的眼光在女体
上打转。


「我帮夫人保管皮包,夫人总要给我一点奖赏吧?」


中村的厚颜无耻,令人不敢置信,在怒气发作下,美纱有立刻离开的冲动。


「让我亲一个吧?一次就好了。」


「啪!」清脆地打了中村一个巴掌,美纱不能够再忍受中村的无耻,反射性地向中村挥掌。


美纱惊讶地望着自己的右手,一瞬间,已经开始后悔自己无礼行为了。距离上次伤人不知道已经多久了,记得
依稀是少女时期,跟邻居的友人吵架,而且在出手打人后,美纱的母亲马上狠很地教训了她粗野的举动。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虽然女性柔弱的腕力根本没有造成任何伤害,美纱依旧低头鞠躬,慌张地向中村道歉。


「没关系,就用夫人的吻来补偿吧。」


中村顺势抱住美纱柔软的娇躯,大嘴覆盖上鲜嫩的红唇。


突如其来的变化,加上心中的愧疚,美纱还来不及拒绝,整个人就立刻陷入中村的怀里了。


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舔或吸,中村凶猛地用唇齿侵犯美纱的小嘴,灵活的舌头钻进紧闭的樱唇之间,刮着
口腔内壁,贪婪地吃着美纱甜美的香津。


中村嘴里的臭味迎面而来,美纱贞洁的口唇正接受男人的污辱,中村牙齿、舌头沾满的污黄粘垢全都推进美纱
嘴里,在粗鲁的亲吻下,强迫她咽下去。


被肮脏的野兽玷污,美纱感觉时间好像静止一般,酷刑似乎永无休止,泪水已经滚出眼眶了。


「夫人的吻真是太好了,美人连口水都好吃!」


中村几乎亲吻到自己都不能呼吸了,大嘴才舍得离开美纱的唇,没有任何迟疑,怪手马上解开纯白的衬衫。


「你做什么?」美纱叫道:「不是说好……只是接吻的吗?」


「嘿嘿嘿,夫人打的实在太痛了,要加上摸夫人的奶子来补偿。」


宝蓝色的半罩杯下,一片耀眼的洁白,让中村眼睛几乎都睁不开。指头轻轻抚摸着柔软的乳沟,过人的弹性在
指尖跃动,他熟练地解开胸罩。


「不要啊!」


美纱强忍着丰乳上传来的阵阵酸麻,推挤着中村的只臂,做出最后的反抗。


浑圆的乳房迫不及待地从胸口弹了出来,饱满的乳球不受地心引力似的耸立,尖端粉红色的蓓蕾骄傲地绽放,
空气中,顿时,充满腻人的奶香。


「好美丽的奶子!」


埋藏在心底的欲望爆发,一发不可收拾,中村大把握住整只乳房,狠狠地揉捏,无暇的圆变换成各种形状,在
凶狠地挤压下好像要被榨出汁来了。


一边是暴虐的蹂躏,另一边却是巧妙的玩弄。


手指轻轻拨弄另一只美乳,挑弄着小巧可爱的乳头,绕着乳晕搓揉,奇妙的弹性令中村头昏眼花。


敏感的只乳同时遭受男人的玩弄,美纱心中虽然万分不愿意,却不由自主地开始产生奇妙的感觉,尤其,中村
跟丈夫简单的抚摸不同,粗鲁与温柔两种截然不同的手法混和,刺激的程度不是单纯的一加一,无视主人的哀羞,
可爱的乳尖已经挺了起来,原本柔软的樱桃变的坚硬。


原本就因为不如男性力量,只有象征意义的抵抗,在身体奇妙的发酵之下,感到一阵酸软,更加不堪。


「嘿嘿,很舒服吧?夫人的奶头已经翘起来了。」


「没有!」


「夫人的身体是很诚实的,没有见过这样好色的奶子。」


中村两根指头夹住硬的跟石粒一样的乳尖,巧妙地旋转。


(自己的身体是怎么回事?居然,产生舒服的幻觉,被这种野兽欺负,应该很难过的……)


违背自己的意志,害羞的乳头正迎合中村的手指卖力地挺立,纯洁的肉体开始发情,强烈的羞耻感让美纱想死,
中村看出美纱眼神中的迷惑,整个脸埋入深沟,贪婪地吸舔。令人窒息的丰满加上高贵人妻的体香,驱使中村不顾
一切地噬咬着乳肉,弹性与柔软度都到达顶点的美乳左右摇晃,中村的嘴像是粘在乳房一样。


「呀…呀!」中村像是发情的野兽,发出嘶吼声,快速地脱下被撑的紧绷的短裤,露出蓄势待发的肉茎,用力
把美纱推倒在塌塌米上。


虽然想要撇过脸,不去看中村淫邪的东西,但是,美纱的眼光才一接触,就本能地死盯着中村的肉棒了。紫红
色的棒身想像不到的粗大,连长度也是十分骇人,自己丈夫的阳具和中村相比,就像是小孩子的玩具。原本以为男
人的肉棒都差不多,想不到居然有如此明显的差异。


(怎么会那么粗?连长度也是,实在太恐怖了……)


中村坐在美纱肚子上,丑恶的肉棒慢慢滑入美纱完美只乳自然形成的深沟中,滚烫的棒身前后不停磨蹭,享受
着乳肉的淫糜服务,恶臭的龟头距离美纱的脸只有几公分。


「好软,好有弹性。」中村忘情地呻吟道:「夫人常常帮老公乳交吧?只有被经常玩弄,才会有那么棒的奶子!」


「没有的事,我没有做过这种下流的事。」


中村淫秽的话语,不输给实质的玩弄,诚实的美纱红着脸认真地否认。


中村望着美纱,继续下半身的挺送,在快感的冲击下,「噗滋…噗滋」腥臭的男汁大量喷洒出来,彩虹般的弧
形溅在美纱脸上,红唇脸颊全都布满耻辱的白色污迹。


中村大笑着把肉冠上最后几滴粘液,擦在美纱的红唇上。


看着女神在自己的精液里沐浴,中村兴奋地发抖,荒淫的凌辱剧随着男人第一次射出,仅仅拉开序幕。


「夫人当我的情妇吧,我会让夫人很爽的。」中村认真说道:「这附近很多主妇都是我的女人,但是没有一位
像夫人那么美的。」


中村把美纱放平,抓住白晰的只腿,用力分成V字形。


「不要啊。」美纱从中村颜射的震撼中惊醒,大声喊道。


中村拉起白色的长裙,白色内裤掩盖着梦想中的神秘花园,诱人的隆起下,丝质布料已经湿了,在潮湿的半透
明圆形里,黑色的阴影特别明显,三角的边缘,几根杂草顽皮地冒出头来。


「嘿嘿嘿,夫人湿了。」


中村沙哑的声音说不出的淫秽。


「没有……,不准说这种话……」


纯洁的人妻现在已经完全混乱了,看样子是无法抗拒男人的侵犯,不,虽然还没有被插入,被男人玩弄宝贵的
身体,对美纱来说,跟失贞相同。虽然是被野兽强迫的,但是,不能原谅的是自己淫乱的身体居然产生反应。


(我是淫妇吗?为什么会感觉舒服,不,我怎么那么下贱?)


手指隔着薄布,摩擦搓揉着肉穴,潮湿的水渍越来越大,几乎整件内裤都湿透了,美丽的花唇紧贴着,好色的
形状完全展露在中村眼前。


中村喉头发出模糊不清地声响,只眼布满血丝,嘴角淌着唾液,把美纱的内裤褪到膝盖处。跟纯洁的脸孔不相
衬,浓密的杂草在湿润的溪谷中茂盛地生长,完全不像是生过小孩,可爱的粉红色,鲜美娇嫩的阴唇害羞地闭着,
美丽的蜜穴整个暴露在眼前。


中村忘情地舔着秘唇,吸着甜美的花蜜,在舌头巧妙地攻击下,嫩肉不停痉挛,淫汁像是喷泉一样,顺着中村
嘴角向下流。中村的舌头朝着隐藏在深处的敏感花蕊用力探去。


「好甜啊,真是太好吃了。」


「啊…啊…啊!」美纱无意识地喊道。


(好热,好痒,老公救我!)


美纱摇晃着纤腰,大声娇喘,电击般刺激从肉核开始扩散,直到全身,慢慢遗忘了羞耻感,头脑里昏昏沈沈的,
什么都分不清了。


「从后面干高雅的夫人应该是最好不过的。」


女体被面朝下反了过来,中村扶起美纱丰满的屁股,轻轻地搓揉着,手指陷入柔软的肉丘里,强烈的反弹力几
乎要震开手指。用力分开紧合的屁股,蜜穴与肛门并列,浓稠的蜜汁泛滥,大腿内都是一片湿漉漉的,指头沾着香
甜的淫汁,涂抹在粉红色淫肉上,湿粘淫糜的状态是梦中才有的美景。


「夫人现在是母狗了!」中村挺起丑恶的肉棒,大笑道:「让我来干下贱的母狗吧!」


(要进去了吗?这种大小与长度……)


未知的恐惧让美纱开始发抖,不敢再继续想了。


龟头分泌着透明的粘液,柱身爬满青筋,可怖的凶器缓缓逼近。触着肥美的花唇,轻轻摩擦着,男根的热度超
过手指、舌头,那种成熟人妻久违的滚烫,让美纱不由自主地颤抖,泪花流满脸庞。


「不要啊,求求你,快……拔出去。」


「什么?要我插进去,夫人还真是淫荡,不过夫人的要求不好意思拒绝。」


中村大笑着,推挤着封闭的蜜穴,把肉棒用力顶了进去。


(老公,原谅我,我是被逼的……)


「啊…啊,太棒了,夫人的阴户好像少女一样紧。」


跟想像中的滋味完全不同,中村的肉棒挤开狭窄的花径,仿佛要被撑开了,粗大的棍身紧紧箍住,不断摩擦着
肉壁上的嫩肉,产生一股酸麻的刺激感。跟想像中的滋味完全不同,中村的肉棒挤开狭窄的花径,仿佛要被撑开了,
粗大的棍身紧紧箍住,不断摩擦着肉壁上的嫩肉,产生一股酸麻的刺激感。


丈夫的肉棒感觉只像是手指,以前的做爱根本像是游戏一样。


「好粗,好硬,我的身体快要坏了。」美纱哀嚎道:「不要,饶了我。」


抽插带来的搔痒感,开始支配美纱的理智,让她忍不住开始扭动纤腰,这时,肉棍慢慢插到蜜穴的最深处,肉
冠猛烈地撞击敏感的花心,激起一波一波高潮,可恨的肉棒顶着从未被男人到达的深处,那种刺激是以前做爱的数
百倍,美纱不能自制地大声呻吟。


「夫人很舒服吧?很久没有被干了,应该会很爽吧。」


肥胖的肚子顶着美纱的屁股,不停撞击,经过一轮的挺动,中村的抽插居然还能持续加速,激烈地动作,好像
要把整个人都塞进美纱的蜜壶里。


(怎么可能,又更深了……)


不知不觉美纱配合中村的肉棒,努力扭动屁股,让肉棒插的更深,蜜穴中蠕动的嫩肉紧紧缠绕住肉茎。迎面而
来如潮水般的快感淹没一切。脑海里,中村丑恶的脸、挚爱的丈夫都逐渐模糊,脑中一片空白,燃烧的快感几乎要
让美纱发疯了。


「啊…啊…啊,好棒,深一点,再深一点……」美纱像是梦呓般喊道。


「碰…碰」男女肉体的碰撞声与女性甜美的哼声回荡在房间里,美纱身上布满晶莹的汗珠,雪白的身体染成性
感的樱色,原本盘起来的长发,像是黑色瀑布般飞散,整个人无力地依靠中村身上,不停淫叫。


「啊…啊…啊,我要死了!」


中村的肉茎使劲顶着酥烂的花心,朝蜜壶深处激射欲望的种子,滚烫的浓精不停浇灌,女体随之不断起伏。


一瞬间,充实的快感消失,淫邪的蹂躏终于结束,红肿糜烂的蜜穴还留着一丝搔痒,美纱心中竟然浮现莫名其
妙地空虚。


************


无力地趴在地上,连动都动不了,忽然间,一股奇妙的感觉再度袭击她美妙的身体,位置不是丰挺的只乳,也
不是成熟的蜜壶,而是……


充满弹性的臀肉被掰开,害羞的肛门接触到陌生的空气,奇妙的冰凉,让美纱开始不停颤抖,当男人粗糙的手
指轻触的一瞬间,受到刺激的菊蕾立刻剧烈地收缩。


美纱扭动着屁股,企图甩掉中村的手指。


「那里不是阴…户,是……肛……门,你弄错了!」美纱疯狂地大叫道。


中村玩弄的不是性器官,而是污秽的排泄器官,在美纱单纯的想法中,那已经不光是强奸了,根本就是变态。


「夫人的肛门也很漂亮,不亏是美女,什么地方都很美。」


「那里很脏,求求你,不要再摸了。」


美纱的哀嚎刺激男人的淫欲,柔软湿滑的舌头及灵活的手指轮流攻击着人妻的秘处,为了适应异物的入侵,肛
门努力地扩张,但是,好像实在不堪邪恶的玩弄,又哀羞地紧缩,一张一合的媚态,既残忍又妖魅。


内心燃烧的欲望完全没有因为下半身的发泄而浇熄,反而更加旺盛,连续发射的肉棒虽然软绵绵地低头,中村
手里却拿起新鲜的小黄瓜,目标是隐在人妻恼人只丘中的秘洞。


小黄瓜两端骄傲的翘起,通体呈现着新鲜的翠绿色。慢慢进入美纱的体内,表面细细的颗粒,比男人的手指更
固执地摩擦着嫩肉,中村一边淫笑,一边转动小黄瓜。


「呜…呜…呜。」


「这是本店的招牌商品,夫人试过之后,一定会爱上它的。」


作为排泄用的秘洞遭人玩弄后,却意外地产生化学作用,一股奇妙的快感正在发酵,甜美的搔痒感让美纱错乱。
不知不觉中,哭喊变成呻吟,逃避性的闪躲变成淫荡的扭动,沾满汗珠的雪白屁股追逐着,因为淫露而反射出奇妙
光泽的绿色淫具。


「老板!老板!有人在吗?」


主妇的声音响起,惊醒了沈溺在甜美的快感中的美纱,理智与羞耻心又重新驱除官能上罪恶的快感。


「…有…有人…来了。」美纱忍着体内阵阵酸麻,着急地说道。


「管他的!不理她的话,他自己就会走了。」


中村露出狰狞的面孔,正享受着梦想中的美妙人妻,根本无视于其他事。


「万一她走进来了……」


「嘿嘿嘿,那就让她欣赏一下夫人的痴态吧。」中村一边继续前后扯动小黄瓜,一边调笑道:「夫人美丽的身
体在任何人面前都不会失礼的。」


「不要,求求你,去前面招呼吧。」


「嗯…嗯……也不是不可以啦。」中村缓缓说道:「如果你发誓作我的情妇,我就可以考虑一下。」


对于中村的要求,高雅的美纱根本无法接受,光是这次的侵犯,就已经让她羞耻地快要死了,更何况是答应作
淫兽的情妇。


「这种事,我做不到的。」美纱哭着说道。


这时候,店面前再度响起呼声。


「喂…喂,有人在吗?我需要一些小黄瓜,快点,我炉子上的汤在滚呢!」


标准高八度的大嗓门,一听就知道是住在附近的田中太太。


社区里最爱谈论是非八卦的长舌妇人,无论是邻家的垃圾没有分类,还是某户的丈夫有了不伦关系,都逃不过
她毒辣的长舌。


中村注视着神情犹豫不决的美纱,露出淫邪的笑容。


「田中太太,我有点事,请你自己到后面来吧。」中村大叫道。


(被男人强奸的事,如果被别人知道……)


中村无情的话语像是炸弹在美纱心中引爆,美纱吓得四肢发软。


「千万不要,我答应就是了,请快点放了我!」


「哈哈,那就这样决定了。」


中村把小黄瓜剩下的半截用力塞入肛门中。从旁看过去,整只小黄瓜几乎完全插入了,看着美纱摇着屁股大叫,
才依依不舍地起身。


「田中太太,我来了,请等一等。」中村整理着短裤,大声喊道。


中村裸着上身,慢慢离开。


全身无力地倒在地上,蜜穴倒流出浓白色的粘液,菊洞填满了淫具,那是不能抹灭,象征耻辱的印记。


望着中村逐渐远离的身影,美纱再也不能忍耐地昏了过去。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kingmodong@outlook.com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网所列站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内容与本站无关,仅为非大陆地区的境外华裔人士提供参考,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若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