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迷人的妻子被别人干得死去活来

.
方文杰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看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了。老婆方婷还没在家,想到早上方婷说拉肚子,中
午去医院看看。怎么现在还没回家?心理焦急万分,那种对妻子的疼爱感觉让他焦急万分。马上打方婷的手机,可
是只听到回答:「对不起,对方的手机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怎么了?方文杰更是担心……此时的方婷正
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随着那个男人在她身上的摸索娇喘连连。


「宝贝,手机关了吗?别扫了我们的性致哦!」


「我在手机开机的状态下,把电池板拔了,这样永远是无法接通…。哦……,轻点啊。」


那个男人仔细看着怀中的方婷,皮肤白皙,长发垂肩,瓜子脸,柳叶眉,丹凤眼。一米七出头,穿着一件黑色
亮丝的紧身无袖衫和一条黑色的低腰紧身长裤。


这副身材则是从没见过的性感!细长的脖颈、宽肩、细腰,还有挺翘圆润的臀部和一双线条优美的长腿。真个
是魔鬼身材啊!穿得简简单单,清清爽爽,但极具诱惑。


他双手拉起方婷的紧身上衣,露出她里面白色的缕花胸罩,这副胸罩就非常的薄,再加上是缕花的,从外面可
以看到乳房的大概样子。一看不由得他血脉贲张,心跳加速了起来,耐不住伸出手去,打开了方婷的乳罩后面的搭
扣…蓦地…方婷的两只坚挺、浑圆、雪白的乳房跳弹了出来,两只乳房地顶端就是两粒如樱桃的乳头。看得那个男
人爱不释手的轻轻揉搓了起来。但是似乎仍嫌不够,就俯下头去用嘴含住了樱桃。接着,他又缓缓的吸吮着乳头,
再把舌尖舔弄着方婷的乳晕四周轻巧的打转着。


方婷被他吸吮得一张樱桃小口,忍不住娇哼出声:「哼…唔…唔…」两只媚眼已眯成一条线。


那个男人试探着把几个手指从方婷阴部抽回时深深地滑入了她的臀沟深处,那臀沟很深,屁股非常肉感。尽管
隔着内裤和紧身裤,还是很熟练地找到了肛门部位。用手指不轻不重地在这个要害撩了几下,方婷的屁股微微颤动
了一下。接着男人继续往她另一个真正的要害——阴部,继续抚摸。这时的抚摸已经不像刚才了。如果说刚才的抚
摸带有征服的意味,那么现在的抚摸则完全是在精心地挑起她的情欲了。


方婷喘道:「喔…唔……我…人家会痒…死了…你别再逗我了…快…」


男人故意问道:「宝贝,你哪里痒?」


方婷红着脸道:「里面嘛…」


方婷穿的是低腰的长裤,那个男人的右手从方婷的阴部摸到了小腹部,摸到了皮带。解开皮带的带扣后,迅速
拉开了裤子的拉链。手回到了方婷的腰际,扯住那几乎挂在胯骨的裤腰往下拉了下来。裤子很紧很有弹性,像蛇皮
一样被褪到了膝盖处。那个男人早就用手感知出方婷穿了一条低腰的丁字内裤。果然那小巧的内裤在屁股的地方只
是一根细细的带子而已,它已经紧紧地勒进了她的臀沟里。


透明白纱蕾丝的丁字裤无法掩饰那浓密的阴毛,完全透出黑色倒三角,丁字裤底全部陷入股沟之内,露出几乎
一半的阴毛在外面,透过透明的丁字裤厚厚的阴唇粉嫩红润。,此时,方文杰已经第四次拨打方婷的手机了,「对
不起,对方的手机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方文杰焦急的放下了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十点三十分了。


「婷婷,你在哪里啊!」方文杰看着床头上的结婚照片。照片上的方婷含情脉脉的看着他……那个男人正隔着
透明的白色蕾丝丁字裤,用右食指与中指爱抚着她的阴阜。


湿热的气息隔着紧贴的白色蕾丝薄丝传至指间。


「嗯……嗯……」方婷扭动微抖的躯体,臀部微摆着。


接着那个男人双膝前踞後弓,吮吻着她的脐眼、浑圆富弹性的小腹,方婷忍不住双手扶着她的头往下压!隔着
那丝薄的白色蕾丝丁字裤,阴道里分泌出来的液体已经慢慢渗了出来。


男人先把方婷脱到膝盖处的长裤全部拉下,然后抬高了方婷的左腿,紧贴的白色丁字裤下现出了一道荫湿的弯
弧。边一口含吮了上去。


「啊……嗯……啊……」,伴随压抑的叫声中,男人的头被方婷压得更紧,她身躯的抖动也越厉害。


男人用手拨开了这块小小的布料。手掌伸进轻抚方婷突起的阴阜上浓密的阴毛。右食指与中指在阴唇上拨弄着
……再上撩揉搓阴蒂。方婷颤抖呻吟着,「啊,别弄了,我受不了了…啊…」


那个男人把方婷的内裤拉下来,双手抚摸着方婷一双柔美的长腿,方婷的阴毛很多,且乌黑发亮,从鼓鼓的阴
丘处一直向下延伸到阴唇的下方,就连粉红色的屁眼周围也有不少的阴毛,乌黑的阴毛在雪白的屁股和大腿的衬托
下更加显眼。


男人用手指轻柔地分开方婷的两片大阴唇,露出了粉红色的嫩肉,嫩肉下方的小肉洞已张开了小嘴,从小嘴中
不时地流出少许的淫液,向下流到了屁眼上,使方婷的小屁眼儿在灯光的照耀下了也闪闪发亮。


男人想都没想就把嘴唇贴到方婷的阴唇上吻了起来,方婷的身体一抖,嘴里含糊不清地说∶「别……啊……啊」
嘴里呻吟着,手却按着男人的头压向了自己的胯间。


男人的舌头在方婷的阴部不停地舔来舔去,方婷在男人的舔弄下嘴里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但还保
持着女人的羞涩,为了不使自己的声音太大,把手捂在了自己的嘴上。


男人双手托住方婷的腿弯,让方婷的双腿向两侧屈起抬高,先用舌头分开那方婷那卷曲的阴毛,顶开那厚厚的
阴唇,顿时一股少妇的体香和阴部特有的酸酸气味冲进了男人的鼻腔。男人的舌头轻轻舔着方婷那粉嫩的阴蒂,并
不时用牙齿轻咬着。方婷在强烈的刺激下小屁股轻轻抖动,口中不由自主的发出呻吟∶「啊……啊……啊不要了,
受不了了」


方婷的阴道口有如玫瑰花瓣,有复杂的璧纹,此时已经沾满了蜜汁;两片阴唇已充血胀大,上面的血管清晰可
见,两片阴唇微微地张合着,像在喘息;稍上方,很清楚地看到小小的尿道口。男人看到那种景色,感到目眩,他
的脸像是被吸过去似的压在上面,把舌头慢慢探进华娣的阴道中,急促的抖动、进出。


粗糙的舌苔刺激着方婷嫩嫩的阴道,方婷的喘吸声越来越大,猛然,两条玉腿紧紧夹住了泽宏的头,一股热热
的粘液喷入了男人的口中。男人把方婷喷出来粘液全部吞了下去,并把阴道周边粘上的粘液也都舔得一乾二净,就
连流到方婷小屁眼上的粘液也被舔得干干净净。


方文杰拨通了方婷的好朋友何灵的电话。


「何灵吗?我是文杰啊!」


电话那边的何灵睡意朦胧的说:「文杰啊!那么晚有什么事吗?」


「今天你见过婷婷吗?」


「没有啊!怎么了?你们是不是有吵架了?」


「没有,现在我不知道她在哪里?打她的电话总是暂时无法接通,我急死了!」


「可能她在的地方手机没信号吧!别着急,她不会有事的。」


「哦!那不打搅你了不好意思。再见!」


「有事再找我,再见」


方文杰挂断了电话,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过去每次方婷晚回家,都会打电话给他的,今天突然没有
消息,方文杰怎么能不着急呢!


方文杰是个老实人,怎么会想到现在令他牵肠挂肚的老婆,正和另一个男人在做一件只有他可以和方婷做的事。


方婷这时看到那个男人脱下了裤子,露出了那根粗大的阴茎,上面还布满粗粗的青筋,好象蚯蚓一样,还有那
紫色的龟头。


「宝贝,转过身来背着我……」那个男人请求她。


方婷倚站在墙壁边弯下了腰,浑圆的屁股翘对着那个男人,男人按着她的屁股抓紧了腰,分开她的大腿,一手
抓着挺直的肉棒碰触阴部肉缝,只是在方婷的洞口轻轻的摩擦。这个要插不插的动作使得方婷浑身神经紧绷,等候
被干的感觉就好像给医生打针一样。


方婷不禁全身紧张的抽紧用力,淫水也溢满了洞口。男人看到私处汁液再次淋漓,感到一阵阵的兴奋,双手紧
紧握住方婷的细腰,屁股用力一顶,整根阴茎没入了她的肉穴中。肉棒对准了肉洞,向前的一挤,插进了紧密的阴
道中……「嗯哼……………………………」方婷的肉洞包紧了热热的阴茎。但方婷好象在努力克制着不发出一声浪
叫来,只发出短短的哼哼声。


男人则急着想要抽动让她发狂,来显示自己的强悍。一次又一次肉膜互相的摩擦,方婷仰着头喉咙哽噎着,胸
脯的振动和腰臀的摆动,噗吱……噗吱……的挺着屁股配合男人的动作。男人很用心地扭着屁股,转着那一根想要
更深入地被肉膜拉到洞内,加强运动。方婷阴道受到背后体位直接的冲击,丰满屁股的摇晃夹着男人的那根扑吱扑
吱的进出,乳房被男人用手包握着,她害羞的摇着头,这是多幺淫靡的景色啊!


男人腰力的摇摆加强了,那根硬挺的阴茎地用力干着。


「啊……」


「舒服吗?」


「嗯……」


「那以后还让我这样子对你吗?」


「啊……你的……好……大喔……好……舒服……」


「我也好舒服,你下面又紧又热,还会自己动呢,噢……你真是一个天生的尤物,今天终于操到你了……」


「是啊……在用力点,啊……我喜欢操……啊…」


男人趴在方婷柔软的背上加强抽插的速度。面对男人的贴身动作,透红的脸颊加上下半身夹紧的抖动,方婷彻
底放开了,生理上的快感压倒了一切,放声浪叫,浑身颤动,尽情享受起被干的快感来。


男人的阴囊打在方婷的屁股上,「啪啪」直响。


反正也没事可做,方文杰想着,走进卫生间,只见洗衣机里方婷昨天换下的衣服都没洗,洗衣服也能打发时间,
等婷婷回来。于是打开水龙头,听着哗哗的流水声。


「扑哧……扑哧」方婷下身水很多,肉洞又很紧,男人的每一次抽插都发出淫水「滋滋」溅出的声音。


整个房间里都充满了方婷的呻吟声、水声,还有方婷的臀肉与男人大腿的碰撞声。


「呜………啊……」


方婷是真的受不了了,男人实在是太厉害了。此时方婷的脑海里已经没有了时间的概念,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也不知道自己达到了多少次高潮,流出了多少水来。


「小荡妇,叫哥哥!」


「呜……哥……哥……」


「叫好老公!」


「不……呜……不……要……啊……我……要……死……了……」


男人更加大力的动起来,每一下都插入方婷的花心里。


「快叫,你这个小荡妇,竟敢不听话,我插死你!」


「呜……饶……了……我……我……叫……啊……呜……」


「好……老……公……」


「哈哈哈哈,这才乖,再多叫几声给我听。」


「好……好……老……公……好……公……饶……啊……」


方婷此时已经得连话也说不清楚了。


「你这个小贱人,小浪蹄子,平时竟然假装正紧,哈哈,现在怎么不装了,怎么这么淫荡。」


男人只感觉到方婷的阴道一阵阵地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龟头含住一样,方婷一对丰满的
乳房也因身体被撞击而像波浪一样在胸前涌动。


终于在方婷肉穴发出一阵阵收缩时,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进了方婷的身体里,方婷仰起头,半张着嘴,身体
不由得弯成了一个美丽的弧,阴道深处也回报似的喷出了一阵阵的热流。当男人从方婷的身体里抽了已慢慢变小的
阴茎时,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方婷微微肿起的阴唇间向外流出。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kingmodong@outlook.com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网所列站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内容与本站无关,仅为非大陆地区的境外华裔人士提供参考,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若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