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家庭的故事

我叫孙强,38岁,身高1米82,属于健壮的一类;妻子王颖,37岁,有一个儿子15岁,在上初中。

2003年我从部队专业到地方,买了套房子,过起三口之家的幸福生活。

我的妻子家里人口比较多,有四个姐姐、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她们六个姐妹长得都很漂亮,尤其是妻子和小
姨子,身高1米67,大腿修长、胸部丰满、长发飘飘,白淨的脸上镶嵌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一笑露出洁白的贝
齿,走在大街上别人一见还以爲她们是双胞胎呢!唯一不同的是我妻子有一个更加丰满上翘的臀部。

有一次激情过后我一手搂着妻子,一手摸着她那肉墩墩的大屁股说:「你这儿越来越丰满了。」妻子嗔怪地白
了我一眼,说:「不大能给你生儿子。」随着孩子一年年长大,我和妻子做爱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从以前每星期四、
五次(老婆来例假时除外),到现在一个月也就一、二次。原因跟大多数夫妻一样,彼此都太熟悉了,相互间缺乏
了激情。

一、惊窥2006年9月,儿子上了初中,爲了孩子能上一所好中学,我到处找人托关系,最后让孩子进了一
所全市重点中学的重点班。儿子上学的事办完了刚想松口气,但是新的困难也面临了,那就是学校离我住的小区太
远了,我和妻子一商量,爲了儿子的未来,准备在学校附近租套房子,等孩子上了高中再说,可找来找去总是没有
合适的。

恰巧小姨子家就住在学校附近,这里说明一下:小姨子夫妻两个都在开发区工作,单位要求也不严,每天上班
可以去得晚一些,甚至可以不去。他们的住房很大(160平米,四室两厅两卫),我妻子和小姨子感情又很好
(我和妹夫的关系也很好),妻子跟她妹妹商量后跟我说暂时她和孩子住在小姨子家,问我行不行,同时问我去不
去。我犹豫了一段时间,总感到两家住在一起不方便,后来在小姨子夫妇和妻子的劝说下,爲了儿子也就同意了。

2006年过了「十一」,我们两家住在了一起,每天做饭、接送两家的孩子上下学成了我的工作,虽然忙碌
但也过得和和睦睦。当然,毕竟是两家住在一起,相互之间有很多不方便,尤其是夫妻间的恩爱就更少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孩子上了初中二年级,每天工作之馀,回到家中除了吃饭就是上网玩儿游戏,但是慢慢地我
发现,小姨子夫妇和妻子说话越来越放得开,有时甚至谈论一些换妻群交话题,妹夫看妻子的眼神也有些暧昧,因
爲我是比较心粗的人,对这些也没当回事。

有一天早晨起床后,见隻有小姨子一个人在做饭,我问她:「小宋(妹夫姓宋)怎么没起床?」小姨子告诉我
他今天不上班。吃过饭,我带着两个孩子去上学,小姨子也坐班车上班了,家里隻剩下妻子和妹夫。

在上班的路上我发现手机没带,隻好掉头返回。来到楼下后,看到妻子的车还在,我也没多想,上楼刚打开家
门,便听到从小姨子夫妇的卧室里传出妻子略带喘息的呻吟声:「嗯……慢点……哦……好……嗯……」当时我一
愣,轻轻地关好门,悄悄地来到卧室门前。

刚好卧室门没关严,我从缝隙中往里一看,隻见妻子仰身躺在床上,上身隻剩下乳罩,被推到脖颈处,露出了
两隻丰满的乳房;下身一条透明的小热裤,性感的大屁股几乎全露在外面,又白又嫩的两条大腿成八字打开着。小
宋裸身俯卧在妻子旁边,左手搂着妻子,右手在妻子阴部不停地上下移动,头在妻子的胸部拱来拱去,不时将妻子
的两个乳头轮换着含在嘴里。

看到这里一股怒火从我心头涌起,真想冲进去,但同时一丝异样控制了我的冲动,我突然想看看妻子是怎样被
别的男人玩的,就这样我不漏声色地站在卧室门外,而妻子和妹夫因爲专心地做爱也不知道我回来。

过了一会儿,小宋轻声对我妻子说:「我给你脱了吧?」妻子点点头,抬起了丰满的大屁股,小宋用右手将妻
子的内裤脱下,同时把乳罩也从妻子的身上摘下,隻见他用两手各抓着我妻子的一个乳房,不停地揉捏着,妻子两
个雪白丰满的大乳房在他手里变换着各种形状,两人并嘴对嘴的互相亲吻着,发出「啧……啧……」的响声。

小宋用右脚将妻子的腿勾开,露出妻子美丽的阴部,由于受到刺激,妻子的小阴唇微微张开着,不断地从阴道
里流出淫液顺着屁股沟滴到床单上,阴蒂呈粉红色从阴缝里露出来,两腿轻颤着一会儿打开一会儿微合,而手却慢
慢地摸向小宋的下身,握住他的阴茎不断地套动,发出「嗯……哦……嗯……」的鼻音。

看到这里,一股热流从我的小腹冉冉升起,下身也微微有了反应。我继续看下去,小宋突然起身来到床下,将
妻子的两腿抬起放到两肩上,用右手手指扒开大阴唇,嘴吻向妻子的阴部,妻子「啊……」的叫了一声,将上体微
微抬起后又重重落在床上,两手抱住小宋的头不住地喘息。

小宋一会儿用舌头有规律地舔着妻子的小阴唇,一会儿用牙齿轻轻地咬着她的小蚌珠,同时将左手两个手指伸
入妻子的阴道不断地抽插着。大约过了十几分锺,妻子被他玩儿得浑身颤抖,高叫一声,达到了高潮,嘴大张着不
停地喘息,从阴道小孔里洩出大量的阴精。
两人躺在床上休息了几分锺,妻子喘息慢慢地平静下来,小宋从床上坐起招呼妻子起来,然后双手抱住妻子的
头按向自己的胯间,妻子张开红红的小嘴,把小宋的阴茎含进嘴里,不住地吞吞吐吐,手握住小宋的阴囊轻轻地揉
动。

小宋的阴茎硬硬地竖立着,龟头涨得深红发紫,闪着亮光,阴毛浓密,他的鸡巴跟我的比起来稍长一些,大约
6、7寸,但没我的粗。他一手扶着我妻子的后脑,屁股不停地前后运动着,鸡巴在我妻子嘴里来回拱着,嘴里还
「呼赤、呼赤」地喘着粗气。

这样抽插了二十几分锺,小宋把鸡巴从我妻子嘴里抽出来,让我妻子仰面躺在床上,而后他骑跨在我妻子身上,
随手从床头柜抽屉里拿出个瓶子来。我正纳闷他要干什么,隻见他从瓶子里倒出一些液体涂在阴茎上,将鸡巴放在
我妻子两乳之间,我妻子用两手托着丰满雪白的大乳房给他做起了乳交,还不时地伸出小舌头舔舔小宋的龟头,刺
激得小宋不断地说着:「啊……好……干,嗯……你真骚……」又过了一会儿,小宋停止了动作,全身趴伏在我妻
子身上,将涨得通红的鸡巴顶在妻子的下身,双手紧紧地搂着妻子,而妻子双腿分得开开的,用手把他的鸡巴放在
阴道口轻轻地说:「可以了。」小宋屁股向前狠狠地一顶,鸡巴在妻子分泌出的淫水的润滑下,「噗嗤」一声一下
顶进妻子的阴道,一插到底,把妻子顶得乳房向上一跳,眉头不自觉地皱了一下,用手捶了他一下说:「讨厌,痛
死了,你轻点。」小宋嘿嘿一笑,开始了活塞运动。慢慢地随着他的抽插,妻子开始兴奋地呻吟起来:「哎呦……
啊……太爽了……用力……啊……你插死我吧,不要停……啊……」小宋说:「你的……阴道……太紧了,舒服…
…我……干死你……」因爲他们交合的部位正好冲着房门,使我看得很清楚:随着小宋的鸡巴插进抽出,每次都带
得妻子阴道内的嫩肉翻进翻出,看得我的鸡巴也膨胀起来。

这时小宋也兴奋起来,左臂支撑起身体,右手握住妻子的一隻乳房,狠命地大力抽送起来。被压在他身下的妻
子明显地被弄得快活极了,呻吟声随着兴奋逐渐大了起来,丰满白嫩的乳房像小兔子一样在胸前前后晃动着,暗红
的乳头逐渐挺立起来,显得格外诱人;头发蓬乱,头左右来回扭着,嘴里「哼哼唧唧」地发出淫靡的声音。

小宋一下一下用力顶着,妻子在他的抽插下快乐地呻吟着:「哎呦……深点儿……再深点儿,你插死我了……
啊……爽死了……你太厉害了……」小宋气喘吁吁地问道:「舒服吗?想让我……肏你吗?」妻子语无伦次地回答
:「想……舒服……我天天让你肏……啊……」肏了二十多分锺后,小宋将肉棒从妻子阴道中抽出,拍拍妻子的肩
膀,站到地上,妻子默契地翻身坐起,而后两腿分开跪在床边,上身伏在床上。这个姿势使她丰满白嫩的大屁股显
得更加突出,略微红肿的小阴唇向外翻开着,乳白色的淫液不断地从阴道口流出,和粉红的小菊蕾一道儿似乎在向
身后的骑士打招呼:

「准备好了,快来干我吧!」小宋把肉棒对准我妻子的阴门,双手掐住妻子的细腰,用力向前一挺,阴茎全根
没入,把妻子顶得回头白了他一眼,娇吟一声:「啊……痛……痛!你……慢点儿……」而后出了一口长气又说:
「讨厌死了,以后不跟你做了。」小宋听到这里,明白了妻子的暗示,开始猛烈地抽插。这一轮抽插持续了大约十
五分锺后,两人开始进入高潮,在「噗嗤、噗嗤」的抽插声中,小宋气喘如牛,下身涨痛欲洩,阴茎紧紧顶着妻子
下体,硕大的阴囊用力地撞在妻子诱人敞开的耻部,狂野地驰骋在妻子雪白的胴体上,尽情发洩着他作爲征服者的
力量。

小宋将鸡巴紧紧顶进妻子的阴道,屁股绷紧缓缓地划着圆圈,龟头在妻子的花心揉搓着,两手伸到妻子胸前揉
捏着她胀大的乳头,妻子被肏得浑身发颤,嘴里快活地呻吟着又一次达到了高潮。

在妻子正在享受高潮时,小宋将鸡巴又一次抽离了妻子的身体,妻子不满地回转头,刚要开口,隻见小宋飞快
地把鸡巴对准妻子的菊门,藉助淫水的润滑,缓缓地把鸡巴插进我妻子的后门,妻子「呦」的一声刚想挣扎,却被
小宋两手紧紧地卡住细腰,动弹不得,隻好任他予取予求。

小宋见妻子不再挣扎,又展开新的一轮进攻,隻见他把鸡巴在妻子后门抽插了几十下后,将鸡巴拔出转眼间又
插进妻子的阴道,经过几轮轮番进攻,妻子被插得呻吟声一阵紧似一阵。由于两人激烈地肉搏,他们的身体也呈现
出粉红色,汗珠从两人的身上不断地滴落在床单上,混合着妻子的淫水,把床单浸湿了一大片。

急骤的欲望驱使着小宋的感官,他快要失去对自己的控制了,大声喘着气,抱紧了妻子粉嫩赤裸的肉体,迎接
着高潮的来临。他紧紧地搂住妻子柔滑的腰,猛烈地抽动坚硬的阴茎,进出着妻子的阴户。

再也数不清抽插了多少下,也计不清过了多少时间,小宋就这样不停地做着反反覆覆的同一动作,直到把能使
出的劲都用完,最后终于挺不住了,勇猛地抽插最后一下,伴随着妻子无力的呻吟声,那插入妻子下体的狂暴阴茎
突然猛地增大几分,撑开了妻子紧闭着的子宫口,一股接一股的精液像箭一样从阴茎里直射而出,全送进还在一张
一缩的阴户里。大量岩浆一般沸腾炽热的精液从龟头前喷洒而出,顷刻灌入了妻子花房中,烫得妻子第三次喷出阴
精,两人共同达到了高潮。

几分锺过去了,小宋多毛的躯体依然紧搂着妻子雪嫩的肉体舍不得分开,下体紧贴着妻子饱满的屁股,快感渐
渐远去。

看到这里,我朦朦胧胧地拿了手机,悄悄地离开了家……回到了单位坐在办公室里,我的心情一直平静不下来,
想想刚才妻子的淫荡样,和平时端庄稳重的样子判若两人,我应该恨妻子的不忠,也应该恨小宋,因爲他给我戴了
一顶摘不掉的绿帽子,今天还占了妻子的四大件(嘴、阴道、乳房和肛门,平时妻子从来不和我进行乳交和肛交的,
就是口交也很少),可是我心底里却一点儿恨意都没有。

思前想后我有了主意,从他们在激情时的隻言片语中发现,他们还有些秘密瞒着我,而且妻子什么时候和小宋
搞上的都需要查清楚,因此我决定暂时不露声色,一定要把所有秘密弄清楚。
二、真相爲了把真相弄清,我开始了秘密调查:跟踪妻子上下班、每天翻看卧室的床舖、工作时间给妻子单位
打电话查岗等等。

一次我断定,秘密应该还在家里,可是调查了十多天也没有什么进展。

正当我有点儿洩气时,一天早晨发现小姨子和妻子滴滴咕咕地传递着什么信息,当看到我在注意她们时,妻子
的脸竟微微一红,小姨子也大声的对妻子说:

「我们上午不上班,先去超市买点东西,等会儿给你打电话。」我知道解开秘密的时候到了,决定赌一把。

吃过饭一同出门,出了小区没多远,一拐弯儿我将车靠边停下,一路小跑返回家里,打开门一看,一个人也没
有。我来到小姨子夫妇卧室里,钻到床下,通过梳妆镜正好能看到卧室的全景,我把事先准备的录音笔调整好,静
待事情的发展。

等了大约四十分锺,正以爲自己判断错了呢,就听到开门声,听声音好像隻是小姨子夫妇两人,而且小姨子正
在给谁打电话。一会儿,两人进了卧室开始脱衣服,而后一丝不挂地走出去,大约二十几分锺后小宋搂着小姨子走
了进来,我偷偷地在床下通过梳妆镜看去,隻见他们浑身湿漉漉的,才知道刚才他们是洗澡去了。

我是头一次见小姨子的裸体,雪白的皮肤、削瘦的两肩,两隻丰满的乳房随着走动轻轻颤动着,细腰丰臀,两
条大腿显得格外修长细嫩,阴毛比我妻子的少得多,稀稀落落地铺在阴阜上,漆黑浓密的长发散落在两肩上。

他们进来后并没有什么动作,两人躺在床上也不说话,好像在等什么人。两三分锺后传来开门声,又过了十五、
六分锺,妻子湿漉漉的裸身出现在镜子里,惊讶地问:「接到电话我就往回赶,还是你们先到,怎么也不出声啊?」
说着话走到床的另一侧,也躺在小宋的身旁。原来小姨子刚刚是给妻子打电话,我恍然大悟:他们三人早就搞上了!

我屏住呼吸偷偷地望向梳妆镜,隻见床上小宋躺在中间,鸡巴还没有完全勃起,半垂在两腿之间,两隻手分别
玩弄着妻子和小姨子的丰满雪乳,嘴一会儿亲亲这个、一会儿亲亲那个,忙得不亦乐乎。妻子和小姨子侧卧在他两
侧,每人一条白嫩修长的大腿搭在小宋的腿上,小手在小宋多毛的胸腹上来回抚弄着,不时噘起嫣红的小嘴和小宋
接吻。

随着调情的深入,他们三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小宋的鸡巴也直立起来,龟头涨成紫红色,有鸡蛋那么大,从
马眼里渗出的液体将龟头浸得油亮。他两手用手指揉捏妻子和小姨子的乳头,隻见她们的乳头被捏得像紫葡萄一样
挺立在雪白的丰乳上,形成强烈的色彩差异。

两个女人晃动着肥臀,把阴部使劲在小宋的胯间蹭来蹭去,鼻子里不断发出淫靡之音。妻子首先耐不住,坐起
来用手握住妹夫的鸡巴轻轻地上下套动,不时地伸出舌头舔舔龟头,而后将整根阴茎含进嘴里,给小宋吹起了箫。
小姨子也不甘落后,身体俯卧在小宋的胸上,嘴相互吻着,同时用两隻雪乳给小宋做起了按摩。卧室里隻听到三人
呼吸越来越重,还夹杂着两女淫荡的呻吟声。

十几分锺后,小宋起身站在床上,让两女四乳相贴,嘴对嘴搂抱在一起,而后他两手分别抓住妻子和小姨子的
头发,将通红硬挺的鸡巴插在她们红润的两嘴之间,不停地前后运动,两女嘴里不时地发出「啧……啧……」声。

那景像淫靡极了,看得我热血上冲,鸡巴高高地竖了起来,真想从床下出来加入到他们的行列,但还是轻轻地
深吸了两口气,压了压内心的冲动,将录音笔打开。

再看床上三人,鸡巴在两女嘴里抽插了几分锺后,小宋仰面躺在床上,两腿分开,鸡巴高高的向上竖着,小姨
子跪伏在他的两腿之间,缓缓地张开嘴把小宋的阴茎含入小口中,上下摆头,津津有味地吸弄了起来,粉红的嘴唇
不但上下圈弄,还随着头的左右摇动而转着,口腔中又暖又湿、吸力颇强不说,还用小巧的舌尖顶着龟头顶上的马
眼,不时用舌尖揉弄胀红的龟头。

妻子两腿分开跨在小宋头上,将毛茸茸的阴部凑向小宋,小宋埋首亲吻着白里透红的蜜桃和阴阜顶上的耻毛。
妻子渐渐把腿稍微张大了些,使他能够彻底地亲着她的大阴唇,当他舔近小阴唇时,妻子的哼声明显地紧促了些也
大声了些。

小宋的舌尖搓弄着我妻子两片粉红色的小阴唇,品嚐着缓缓从阴道中泌出的咸咸汁液,还故意发出「啧……啧
……」声。他用手指分开妻子的大阴唇,把她的阴道张得很开,不但看得到红红的内壁,还可以看见小小的阴道口
湿答答的吐出爱液,那花蕊似的阴核也探出了粉红的头。

小宋趁机舔着妻子阴道内壁的蜜汁,突然把舌尖向她深处探入,引得妻子发出「啊……哦……」的娇叫。小宋
抬头砸着沾满分泌物的嘴唇问:「舒服吗?」说完又低头用舌头抵住阴道口,「哦……舒服……哦……哦……好舒
服……」妻子动情地回答,两手用力地抱住小宋的头。

小宋的舌头绕着那泛红的阴核尖转着圈圈,又啜起嘴唇,对着小肉芽使劲地吸吮着,「啊……呦……」妻子喘
着气,浑身颤抖着,从阴道口洩出乳白色的阴精,弄得小宋满脸都是。

妻子洩身后,瘫软地躺在床上,大口地喘着粗气,两隻大乳房随着喘气不住地上下起伏。小姨子见妻子已洩身,
随即起身跨坐在小宋的小腹部,让小宋高昂的龟头顶触到她丰满并充满弹性的雪股。

小姨子向前挪动了一下,让阴茎轻叩着她美妙的私处,媚眼如丝的小姨子微侧着上身,把玉手伸到身后握住小
宋的鸡巴,身体一点点的往下坐去,「嗯……嗯……」小姨子皱了皱娥眉,呼吸急促起来。

小宋阴茎的顶端逐渐没入湿软的缝中,顶开了紧紧的一圈肌肉,「唔……你把里面……放松一点。」小宋说着
配合她把鸡巴用力向上顶去,「滋」的一声,整支阴茎没入阴户中,隻觉得她湿淋淋的美妙阴道紧包着自己的阴茎。

小姨子向前倾身,用双手撑在小宋的胸膛上,激烈地急喘着:「啊……好舒服……啊……好老公……你的鸡巴
好大呀……我……嗯……嗯……太……太喜欢了……哦……哦……噢……」白嫩的丰臀上下掀动,卖力地上下套弄
着,她贪婪地顶着、扭着:「唔……好爽……好舒服……下……下面好痒……嗯……难……难受死了……」小宋也
配合着那韵律,迎着她向上顶,双手扶住她的上身,顺便拿手指去拨弄、推揉着乳尖上那一对像花生豆一样挺出的
红色蓓蕾。

小姨子用力挺动了数百下后,口中「嘶……嘶……」地吸着气,突然重重坐下,上身扑在小宋的胸口上,两臂
环抱着他的肩膀,全身颤动着,阴道更是紧紧收放不停,温暖的体液慢慢地顺着两人交合处流了出来。

小宋用手慢慢梳着小姨子绸缎似的秀发,趁着亲吻的空隙问她:「老婆,你舒爽、痛快了吗?」她满面通红,
秀指轻点着小宋的面颊,边喘边说:「不是真的,会叫出那种声音吗?让我歇一会儿,你去干我姐吧!」这时妻子
早已回过神来,在床的一侧看着他们两人的春宫秀,看到情热处,自己情不自禁地一手来回抚摸着乳房,一手揉搓
着自己的阴户,还不时将手指插入阴道,弄得淫水淋淋。小宋将小姨子推到床的一侧,起身来到床下,招手让妻子
仰卧在床沿,双手由平坦的腹部向上抚摸,抓住双乳,妻子的乳房不但白皙幼嫩,而且富有弹性,而鸡巴不断地在
妻子阴部蹭来蹭去。

過了一會兒,小宋抓起妻子兩隻嫩腳,将妻子雙腿分别搭在兩肩上,而後用手抓住陰莖,龜頭對準妻子的陰道
口,腰部一用力,「噗嗤」一聲把雞巴狠狠地插進了妻子汁液泛濫的肉穴,「啊……」、「唔……」兩人同時發出
舒爽的呻吟聲。

插進去之後稍停了幾十秒鍾,小宋突然發力,展開了一輪狂抽猛插,幾百下後,妻子已經完全失去了矜持和靈
智,隻懂得瘋狂地迎合着小宋那越來越強烈、越來越深入的熾熱肉棒。

「天哪!哦……我丢了……我要……丢了啊!請你……饒了我吧!唔……你插到人家子宮裏了……再深點……
使勁……我要丢了!好人……哦……我要……丢了……」妻子嗲聲嗲氣地嬌叫。

「讓我饒你……叫幾聲……好聽的……」小宋放緩了動作,氣喘籲籲地說.

「老公……親哥哥……哦……好舒服……插得太深了……饒了我吧……親愛的……」妻子一通亂喊。

小宋聽到後,雙手抱住妻子的大腿,大雞巴在她陰道裏又瘋狂地抽插起來,妻子被插得直翻白眼,浪叫道:「
哦……啊……你真厲害……啊……使勁插……我要死了……妹妹……快來幫幫我……我都流……成河了……」小姨
子此時又開始興奮了,趴過來壓着妻子,兩手玩弄着妻子的乳頭,同時親着妻子的身體,卧室裏隻剩下瘋狂幹穴和
狂騷淫浪的姐妹的浪叫聲。

小宋瘋狂地抽插着妻子緊窄的陰道,而妻子扭着嬌軀承受着,他們三人都樂酥了全身的骨頭.

大約過了二十幾分鍾,小宋感到無限的舒爽,背脊麻癢,知道快要洩出精液了,忙對着妻子說:「我……快要
到了,今天就……射你……嘴裏吧?」妻子無力地點點頭,小宋加速抽插了兩下,将雞巴抽離妻子的陰道,迅速插
入妻子紅嫩的小嘴裏,屁股一緊一緊地射了精,妻子「咕咚、咕咚」大口大口将精液吞了下去,而後又伸出丁香小
舌舔弄着小宋的龜頭.

接近兩個小時的性交結束了,三個人都四肢大張地躺在床上,浪喘不叠地直吸着空氣。小姨子的陰毛盡濕,乳
白色的淫水慢慢地從她陰道裏往外流;妻子的小腹上流滿了她妹妹洩出來的淫水,黏乎乎的把她原本濃密别緻的恥
毛都黏成了一塊塊,兩人的陰戶都是一樣紅腫大張着,陰道口都被大陰莖撐開了一個小洞;小宋逐漸變軟的陰莖聳
拉在兩腿之間,龜頭紅紅的,馬眼處還殘留着一滴濃白的精液。

約莫十幾分鍾後,三人起床簡單整理了一下床舖,一起去了浴室,梳洗完後相伴着出了門. 等沒有動靜了,我
從床下出來,發現渾身幾乎都濕透了,定定神帶好錄音筆,出了家門開車到了單位。

到單位後,心緒逐漸平靜下來,我頭腦裏一直在想怎麽去應對這件事,經過長時間心理鬥争,決定先和妻子談
談,至於以後怎麽着,則聽天由命了。

下午四點多鍾,我給妻子打了個電話,跟她約好傍晚6:30在藍月咖啡廳有事商量。妻子很詫異,追問是什
麽事不能在家裏說,我告訴她家裏不方便,至於什麽事見面再說.

6:00我驅車來到藍月咖啡廳,進了預定房間,點了咖啡和幾樣乾果,告訴服務生一會不要打擾我們,然後
點燃一支煙,等待着妻子的到來。6:30剛過,妻子推門進來,略帶愠怒地問我:「啥事?鬧得這麽神神秘秘。」
我也不多言,讓她坐下後,靜靜地看着她。

「快說啊!看什麽,不認識啊?到底是啥事?」妻子聲音又擡高了些。

我掏出錄音筆,将耳機慢慢地遞給她,「這是什麽?」妻子問道,我沒有說話,示意她戴上耳機.

看她戴好耳機後,我将開關打開,幾十秒後,妻子「唰」地摘下耳機,臉色變得慘白,驚訝地看了我一眼,又
迅速地把目光移開.

我們兩人沉默了大約十分鍾,妻子怯怯地看着我輕聲問:「你……怎麽……知道的?」我沒有回答她,反問道
:「爲什麽要這樣?你們什麽時候開始的?」妻子臉一紅,猶豫了一下說:「我……說了,你可别生氣……」通過
妻子述說,我才了解到事情發展的始末,原來小姨子夫婦因爲經常浏覽成人網站,思想觀念比較開放,認爲人的一
生應該充份享受,尤其是性愛隻要不影響兩人感情,應是自由的,但他們又怕讓外人知道影響不好,正好我們爲了
孩子上學,兩家住在了一起,就想嘗試一下。

他們夫妻兩個商量後,決定先将我妻子拉下水。半年前,一次我出公差離家的第三天晚上臨睡覺前,小姨子在
我妻子喝的牛奶裏下了強烈春藥(她們兩個都有晚上睡覺前喝牛奶的習慣,據說能美容)。

過了半個多小時,在我妻子忍不住慾火煎熬的時候,小姨子夫婦一起來到我們的卧室,在小宋的挑逗和春藥的
催激下,妻子和他們瘋狂地做愛,并且在三個多小時的性愛中,不斷按照妹夫的要求擺出各種淫蕩的姿勢來迎合他
的進攻,達到了好幾次高潮,最後累得昏睡過去,小姨子則在旁邊用相機拍了好幾張妻子和小宋交媾時的淫蕩大特
寫。

第二天,妻子醒來後已經是上午十點了,看到淩亂的床舖和赤裸的身體,回想起昨晚上自己失身的瘋狂情景,
羞辱的淚水不住地往下淌。小姨子聽到妻子的哭聲來到卧室,在她的不斷勸慰和用照片威脅下,妻子的情緒慢慢平
靜下來,這時小宋也閃身進了卧室,妻子看到他,害羞地用手摀住自己通紅的臉,小姨子給小宋使了個眼色就出去
了。

待到小姨子走出卧室,小宋坐在床上溫柔地摟住我妻子的身體,不住地親吻和愛撫。再度挑起妻子的慾火後,
小宋又對妻子那敏感的身體發起了瘋狂進攻,妻子開始還掙紮推拒,在小宋的男根進入身體後,終於放松了自己的
心情婉轉承歡,最後還和小宋一起達到了高潮。

從此以後,每隔幾天他們總要利用我值班或是白天上班時,在一起體驗群交的刺激,随着時間的推移,妻子逐
漸沉迷在群體性交遊戲中而不能自拔,并且學會了肛交、乳交,口交的技巧也越來越娴熟。他們也幾次商量,要告
知我真情,讓我也加入,但怕我生氣不同意,一直不敢告訴我,因此一直拖到今天。

妻子訴說完後,眼裏浸着淚水,怯怯地說:「你……想……怎麽辦?」我盡可能地放緩語氣說:「我也不知道,
先讓我靜兩天,這幾天就先不回家了。」妻子輕輕地點了一下頭.

又坐了一會兒,我起身對她說:「我先走了。」而後出門開車回到了單位。
三、合歡自從了解了真相後,在單位住了好幾天,一直猶豫不決,從感情上講,我還是愛着妻子的,割舍不下
這份感情;但心裏卻放不下妻子對我的背叛,尤其是想到妻子和小宋做愛時那淫蕩的表情,一股無名之火就籠罩在
心頭.

周末下午妻子打電話來,讓我晚上回家吃飯,說孩子想我了,老是問我什麽時候回家,并且請求我說大人之間
的事不要讓孩子知道,還說随我怎麽處置她都接受,想想妻子說的也有道理。

晚上下了班回到家裏,飯已經做好了,就餐過程中,看到小姨子夫妻尴尬的表情,我曉得妻子已經把我知道他
們秘密的事情告訴他們了。當着孩子們的面,我盡量保持着情緒的平穩。

吃過飯,和兒子聊了會兒天,問了一下學習情況,就來到書房上網打發剩餘時間,妻子和小姨子也不敢打擾我。
待到晚上十點左右,我一個人在書房睡了。

睡到半夜,我朦朦胧胧感到一具光滑溫暖的、散發着一股熟悉的玫瑰香味的身體靠在我身邊,兩隻豐滿的乳房
緊緊貼在我的臂膀上,一隻柔軟的小手隔着内褲輕輕地撫弄我的下身,我知道那是妻子的身體. 我正在想應該怎麽
辦時,另一側同樣是散發着體香、赤裸的身體貼過來,并且用柔嫩的手臂環抱住我。我一下清醒過來,知道是妻子
和小姨子在我身邊。

小姨子最貼近我耳邊輕聲說:「别生氣了,姐夫,讓我們好好補償你,好不好?」說着話,她将溫暖柔軟的小
手插入我的内褲裏上下套動我的雞巴,妻子也溫柔地親吻着我。在她們的挑逗下,我很快便興奮起來,将兩腿分開
便於她們的活動。

小姨子感覺到我的勃起,一翻身跪坐在我兩腿之間,輕柔地脫下我的内褲,張開溫暖濕潤的小嘴含住我的男根
不住地上下套動,時不時地用手輕輕揪一下陰毛,或是撫弄一下卵囊。妻子則來回在我身上舔弄,抓住我的兩雙手,
一隻放在她那豐滿的胸部,讓我不停地揉弄着兩隻乳房,另一隻放到她多毛溫濕的陰部。

爲了增加視覺效果,妻子打開了床頭燈,隻見在朦胧燈光的映射下,兩女身上泛着細瓷般的光澤。小姨子一對
堅挺的豐乳随着小嘴上下套動我的雞巴而赤裸裸地顫動,烏黑的長發披散着,雪白的肩膀和蓮藕一般的玉臂、纖細
的腰肢,兩條修長的大腿微微向兩邊叉開,雪臀圓滾滾的向上翹起,形成一個誘人的弧線,顯得迷人性感。

妻子頑皮地伸出小舌頭舔弄我的乳頭,長發垂落在肩頭,透過長發看去,兩隻豐滿雪乳如玉兔般時隐時現,随
着身體的扭動,跳躍出誘人的乳浪。我的喘息逐漸粗重起來,雞巴直直地挺立着,漲得有點兒發痛,左手揉捏着妻
子的乳房,時不時用手指夾夾乳頭,右手玩弄着她的陰部,一會兒揪揪小陰唇、一會兒揉揉凸起的陰蒂,一會兒又
将手指插入妻子的陰道,把妻子挑逗得面紅耳赤、氣喘籲籲,淫液流得我滿手都是。

小姨子最先感受到我的興奮,将我的雞巴從嘴裏吐出來,起身跨坐在我的腹部,纖細的小手扶着我的男根,擡
起豐滿的大屁股,将龜頭對準陰道口輕輕摩擦了兩下,而後緩緩地坐下去,「唔……好……好粗……真舒服……漲
死我了……哦……」她嬌喘着,嘴裏發出呢哝聲。

過了十幾秒鍾,小姨子粉嫩的玉臂摟住我的脖頸,媚眼如絲、吐氣如蘭,兩隻豐滿的大乳房緊緊貼在我的胸前,
扭腰擺臀,用那多汁的花房吞吐我的肉棍。

我兩手撫摸着她錦緞般光滑的脊背,雞巴硬挺挺地插在小姨子的陰道裏,感受着她的溫暖和濕滑。

爲了配合小姨子的吞吐,我不斷地挺動下身,逐漸地越來越默契,兩人交合處傳來「啪!啪!」的撞擊聲。妻
子被我們的活春宮刺激得滿臉通紅,趴到我耳邊輕聲說:「舒服吧?你們玩兒吧,我先出去一會兒。」說完就裸身
走了出去。

妻子出去後,小姨子左右搖晃着身體,動作幅度越來越大,彷佛要把我的陰莖折斷一般。我的大雞巴在她的陰
道裏盡情地攪拌着,龜頭随着小姨子的搖擺吞吐惠顧了她陰道内所有的地方,她的淫液也順着我的陰莖流了出來。

看到這情景,我向上狠狠地頂了近百下,小姨子被我頂得大聲的呻吟起來:

「啊……啊……好姐夫……啊呀……呀……你幹死我吧,好老公……真舒服……噢……噢……太粗了……你好
狠……啊……我到了……」小姨子一下趴在了我身上,渾身不停的顫抖着,嘴裏也胡亂哼哼着,陰道深處一股熱液
噴灑在我的龜頭上,我知道她已經高潮了。

休息幾分鍾後,我把她攔腰抱起來跪趴在床上,讓她把屁股翹起來,我從後面把陰莖一下插進了她還在流着愛
液的陰道裏,開始慢慢地抽插起來。我上身緊緊貼在她的豐臀上,雙手抓住她搖晃的乳房,手指不停地揉捏着乳頭,
小姨子被刺激得很快就進入了狀态,并大聲地呻吟着:「啊……啊……呦……哼……太爽了……好姐夫……啊……
親哥哥……使勁兒……用力插我……啊……」這樣緊插慢抽了十幾分鍾,在小姨子達到第二次高潮時,我将雞巴抽
離了她的身體,我攙扶着她站了起來,而後仰躺在床上,分開她兩條修長白嫩的大腿,放在我的兩肩上,使她的陰
部更加突出,一抖大雞巴狠狠地插了進去,一邊抽插一邊欣賞着我的陰莖在她的陰道裏忙忙碌碌、進進出出,她的
乳房随着我的進出而前後左右的搖晃着。

小姨子在我的淩厲攻勢下大聲淫叫:「啊……捅死我了……啊……姐夫……饒了我吧!你的……大雞巴……太
粗了……呀……插死我了……噢……我要……死了……姐夫老公……使勁……噢……」她全身開始顫抖,嫩臉潮紅,
一股滾燙的液體從花房中噴出,又一次達到了高潮。

看着小姨子的媚态和從她陰道裏潺潺流出的愛液,我就像驕傲的騎士繼續馳騁着。幾十下後,我感覺自己即将
噴發,龜頭被她的陰精燙得酸麻,精囊緊漲,最終雞巴用力頂在她子宮口上,屁股一挺一挺的把我的精華一股一股
地射入她的子宮深處。

我癱軟的趴在小姨子的身上喘着粗氣,休息了幾分鍾後,我拔出了帶着她體溫的綿軟陰莖,白色的精液混合着
她的陰精緩緩地從陰道口流落到床單上,浸濕了一大片。我躺在小姨子身邊,右腿壓在她身上,膝蓋頂在她陰阜上,
手在她的兩隻豐滿玉乳上來回遊走,玩弄着因興奮而挺立的乳頭. 小姨子兩眼緊閉,微微嬌喘着享受我對她的愛撫。

十幾分鍾後,我貼近她耳邊說:「一起去洗洗好嗎?」小姨子睜開眼,妩媚地瞟了我一眼,羞澀地點點頭. 我
們一起來到浴室,一起鴛鴦戲水,互相搓洗乾淨後,我左手緊摟着小姨子豐腴的身體,右手揉捏着她的一隻乳房,
小姨子用柔軟的小手握着我的陰莖,相擁着走出浴室。

剛出浴室門口,就聽見從小姨子夫婦卧室傳出妻子歡快的呻吟聲,我和小姨子互相看了一眼,一起來到卧室門
口。打開門一看,裏面的情景讓我血脈贲張,雞巴一陣抖動,硬挺挺地直立起來。

隻見妻子面向門口,兩腿微分,雙肘支撐着上身,呈狗爬式伏卧在床邊;小宋站在床下,從後邊将大雞巴插進
妻子的陰道,兩人正用狗交式幹得正歡. 他兩手抓住我妻子的兩個乳房,用手指在乳頭上輕輕地捏着。

我簇擁着小姨子進了房間,關好門坐在沙發上觀看他們的春宮秀。小宋見我們進來,稍微楞了一下,而後尴尬
地沖我一笑,示意我也加入。我擺了擺頭,用手勢告訴他繼續. 妻子也感覺到我的到來,擡頭看了我一眼,羞臊地
滿臉通紅将視線移開,嘴裏也不敢再發出呻吟聲。

小宋因我和小姨子在旁邊觀看,更加興奮了,呼吸逐漸粗重起來,隻見他挺着粗長的大雞巴對着我妻子的蜜穴
輕抽慢送了三、四十下後,就改換了抽送的方式,他用雙手抓緊妻子的細腰,雞巴抽插的幅度加大了,每頂一下,
盡根插入;每抽出來一下,必定要把龜頭拉到陰道口,再用力地頂進去,速度也越來越快。

随着這樣的插弄,妻子終於忍耐不住,大聲地淫叫起來,身體前後輕移,迎來送往地配合小宋的抽插,花蕊又
溢出大量蜜汁,順着大腿流到床上。「哦……哦……唔……哦……」妻子越叫越大聲,陰道又濕又燙,肥臀随着小
宋的抽動而輕顫着,「啊……你好會插,我……哦……好爽……嗯……嗯……」帶着癡醉的表情,享受着、配合着。

幾百下後,小宋隻覺得膨大發燙的陰莖已無法抗拒妻子陰道肉壁的吸吮、攪動,「啊……喔……」一聲長叫,
濃燙的精液一股股從龜頭噴灑入妻子的子宮,妻子全身也劇烈地抖了起來,「唔……爽死了……」妻子呢喃着,失
魂地趴在了床上。
小宋那好不容易射完精的阴茎缓缓变软,滑出了妻子丰美的阴道,仍然微微张开的小阴唇之间溢出白白的阳精,
小宋趴在妻子的背上细细地品味着她鲜嫩的肉体。

十几分锺后,小宋搂着妻子去浴室冲洗,我和小姨子躺到床上,刚才的春宫表演使我们都很兴奋,两人一边低
声呢脓,一边爱抚着对方的身体。我的手在小姨子丰满的乳房和柔嫩的蜜穴上来回游走,一会儿捏捏如花生豆般的
乳头、揉揉白馒头似的乳房;一会儿揪揪小阴唇、手指按压几下阴蒂,小姨子则手握我的大鸡巴不住地上下套动。

正当我兴奋地准备再次占有小姨子那白嫩迷人的胴体时,妻子湿漉漉的裸体走进来:「小宋让我们今晚都陪你,
他在书房睡了。」说完走到床的另一侧,躺到我身边。

听到她提起小宋,使我想起妻子和小宋交构时的情景,对着小姨子耳朵轻声说:「我也想试试你的乳房。」小
姨子刚开始没反应过来,我用大鸡巴顶了她两下,小姨子才恍然大悟,脸一红说:「你就不学好吧,也是个色狼,
要试找你老婆去。

」话虽这么说,她还是起身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润滑油,温柔地涂抹在我的阴茎上,又倒了一些涂抹在她
和妻子的丰胸上,而后两人仰面躺在床上,娇羞地闭上了眼睛。

看看身边两女的裸体,一样的白皙水嫩的皮肤、高挑修长的身条、肉墩墩的大屁股衬托着细细的腰肢,饱满的
乳房随着呼吸轻颤着,看得我热血沸腾,鸡巴胀硬得像一门冲天炮,一翻身首先骑在了小姨子的身上,将鸡巴放在
她深深的乳沟里,屁股一挺一挺的开始了前后运动,小姨子用手搂着双乳,紧紧夹住我的大鸡巴。

「帮……帮我……舔舔……」我喘着粗气说。小姨子张开红润润的小嘴,伸出小舌头舔吸我紫红色的龟头,青
筋暴涨的大鸡巴在她肥白的大奶子中间来回运动着,我向前一挺,紫色龟头插进小嘴里,向后一抽,又缩进乳房中
间。随着我的抽插,小姨子的乳房涌动起一波迷人的乳浪。

抽插了几十下,我又换到妻子身上,让妻子给我做起了乳交。隻见妻子扯过一个枕头垫在头下,使头向上勾起,
张嘴含住我的鸡巴不住地吸吮,白皙丰满的乳房夹着我的阴茎前后揉搓。「啊……爽……好舒服……好爽……哈哈
……」兴奋的我两手捏着妻子的乳豆,嘴里大声欢叫着。

做了十来分锺,我先把大鸡巴干进了我妻子的蜜穴里,「啊……啊……老公你的……大鸡巴……插进了……我
的……子宫里了……嗯……我被……你的大鸡巴……插得……好舒服……啊……亲丈夫……快……使劲插吧……插
死我吧……嗯……喔……」妻子不断淫叫着。

我开始用力地抽插着妻子的阴道,而她的淫水也随着我的抽送越流越多。小姨子好奇地看着妻子骚浪的样子,
趴在她的侧面,两手伸到她姐姐胸口,抓着两颗小乳头捏捏揉揉。妻子被我的大鸡巴插得意乱情迷,时而低头看她
妹妹玩弄着自己的乳房,时而抬头看着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进进出出。

一旁的小姨子也浪得忍不住淫水直流,抽出摸她姐姐乳房的手,伸到自己下身去抠摸着发骚的蜜穴,阴道口那
颗鲜豔红润的阴核,不停地随着她挖抠的动作颤跃着,两片肥美的小阴唇也不停地闭合着,阴阜上稀稀落落的耻毛,
被她洩出来的淫水弄得湿亮亮的,淫水流满了她大腿根部和底下的床单。

我看见小姨子的淫态,示意她在旁边准备好,随即抽出了插在妻子阴道里的大阴茎,扑向小姨子的娇躯,将那
曲线玲珑、丰满动人的胴体压在身下。小姨子缓缓地张开了修长的粉腿,我伏在她那软绵绵的娇躯上,大鸡巴顶住
她发热湿润的穴口轻揉着,伸手在她的丰乳上狠狠地揉捏了两把,直弄得小姨子浪吟连连,淫水又流出了不少,发
浪地扭着娇躯,欲火燃烧,全身又痒又酸又麻的滋味使她不由自主地娇喘着呻吟:「哎哟……我……我……难受…
…死了……姐夫……快点儿……人家……好痒啊……呀……你……怎么还不……快插进来……哎哟……哦……」听
到小姨子骚浪的叫床声,我把龟头对准了她的肉缝,屁股一沉,大鸡巴就整根窜进了她的阴道里。隻听小姨子一声
高叫:「啊……」娇躯猛地一阵抽搐,伸出玉手推着我的小腹,颤声叫道:「哎育!哎呀……痛死了……你就不能
……温柔一点儿……我受不了……你的……太粗了……慢点儿……嗯……慢点儿……等我……适应一下……好吗?」
我停了下来,轻吻着小姨子的娇面,在她慢慢减弱的喊痛声中,悄悄地转动着屁股,让大鸡巴磨揉着阴道里的嫩肉。
小姨子渐渐地被我磨得淫浪起来,浑身舒服得媚眼细眯、樱唇哆嗦、娇躯颤抖着。听着这娇豔欲滴的大美女躺在身
下呢喃的呻吟声,我被刺激得更加卖力地旋转着自己的屁股,小姨子阴道里的淫水就像洪水般流个不停,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把她肥臀下的床单都流湿了好大一片。

她不停地呻吟着:「呀……嗯……好舒服……大姐夫……你插得……人家好爽喔……哎哟……舒服……我受不
了……哎育……快……用力插我……嗯……」我细细地品味着妻子和小姨子的不同:妻子阴道较浅,温热多汁;小
姨子阴道较深,紧窄柔嫩;妻子的叫床声委婉细腻,小姨子的叫床声热情奔放。不过她们越骚浪,插抽起来也越是
让我感到爽快,于是我越干越有劲、越干越用力,大鸡巴整根插进她的阴道里,顶着她的花心辗磨着。

这时休息够了的妻子挨到我们身边,对着小姨子的嘴吻了起来,她一边抚揉着小姨子的大乳房,一边却忍不住
骚浪地摸起了我的阴囊。小姨子受到我们夫妇的两边夹攻,小嘴里娇哼不断,肥美的大屁股更是摇得像波浪一般,
头舒服地摇来摇去。

隻见小姨子银牙暗咬、娇躯浪扭、媚眼翻白地呻吟着:「哎呀……育……真是……舒服……嗯……嗯……我美
……美死了……哎育……你碰到……我的……花心了……喔……我到了……要……要丢……丢了……好美呀……」
小姨子的娇躯一阵大颤,长长地舒了一口满足的气息,整个人就瘫在床上,流满香汗的粉脸上露出了满足的媚笑。

妻子一直在旁边忍着骚痒看着我大战她妹妹,这时她一看小姨子已经被干到高潮了,于是搂住我道:「哼!色
狼,这下你爽了吧?怎么样,你还行吗?」我起身将她的双腿架到肩上,双手卡住她的细腰,大鸡巴瞄准了洞口,
藉着她的淫水帮助再加上鸡巴上还残留着小姨子洩出来的淫水和阴精,一下子就整根插入到底,淫水潺潺外流,插
起她的阴道更觉奇美无比。

妻子浪哼着:「啊……喔……老公……真好……用……用力……我爱死……你了……呀……美……美死了……
插吧……使劲插吧……我……啊……哎……你太棒了……」这时小姨子也恢複了神智,见我无比神勇地抽插着妻子,
她的欲火马上又被点燃了起来,我让她躺在妻子身边,在妻子身体里抽插了五十下后,又转到小姨子身上继续抽插,
就这样长抽深插地干弄着两个感觉不同、但是肥嫩程度差不多的迷人阴道。

这对狂骚淫浪的姐妹扭动着娇躯承受着我的抽插,大约过了两个多小时,我感到无限的舒爽,知道快要洩精了,
忙加快了抽插的动作,最后终于爽快地在妻子的阴道里发洩了。隻见她们姐妹两人都四肢大张,浪喘不迭地喘息着,
我趴在妻子和小姨子的身上,爱抚着她们丰腴的玉体和饱满的乳胸。

待到心情平稳后,我们三人相互搂抱着到浴室冲洗了汗津津的身体。

躺在床上睡了约二、三个小时,醒来一看,已是凌晨四点多了,妻子和小姨子都还在沉睡,望着姐妹俩丰满柔
嫩的胴体,我阴茎忍不住又硬了起来,两隻手分别攀上她们的一隻玉乳,尽情地玩弄着。

妻子和小姨子被我的抚弄惊醒了,姐妹二人让我躺下,同时亲吻我的身体、吸吮我的阴茎,我的手指也分别在
她们的阴道里抠动。十几分锺后,两人欲火中烧、玉面微红,娇喘着让我上她们。

我让姐妹二人趴在床边上,双腿分开,撅着如同满月的雪白大屁股,露出湿漉漉的密穴和暗红的菊穴,首先从
后面把大鸡巴插进了小姨子的阴道里,使劲地抽插起来。抽插几十下之后,便从小姨子的阴道里抽出鸡巴捅进妻子
的阴道里抽插,然后再分别插进小姨子和妻子的屁眼里。

就这样反反覆覆,我奋力地在她们姐妹之间耕耘着,汗水从我身上不断地滴落在二女雪白丰腴的身体上。妻子
和小姨子大声淫叫着,粉嫩的皮肤上布满细密的汗珠,淫水一波一波涌出来,顺着她们的大腿滴落在床单上,浸湿
了一大片。

就这样我们又玩了一个多小时,才把浓白的精液射进了小姨子的阴道深处。

从此,我们两家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时常大被同眠。我还和小宋协力,分别让妻子和小姨子品嚐了三明治的味
道。性交姿势不断变换,花样也越来越多,两女的淫性被我们充份开发出来,经常提出寻找新的刺激。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kingmodong@outlook.com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网所列站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内容与本站无关,仅为非大陆地区的境外华裔人士提供参考,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若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