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遇

.
2009年12月的时候,我到某海滨城市出差,搞策划要呆一个月左右。晚上无聊,就上网聊天。我挂着个英文名
字在上面,不久一个网友就发来问候。聊了会,说些笑话和问些简单情况,知道她的一些情况:一个外资制衣厂的
经理助理,28,离异,独居,四川人。改上QQ,她的照片让我吓了一跳:像香港梁静茹(这是我知道的为数不多的
所谓明星之一)。继续聊,边开玩笑边互相了解情况,双方都比较满意。就这样我们在网上认识了,那天晚上我们
聊了很多,生活,工作,理想,什么都说,非常的投机,不知不觉就聊了几个小时,最后实在太晚了我们不舍的下
线休息,但是那以后,上网和她聊天成了我生活中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她开始给我讲她的感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谈起性。很奇怪,她并没有用什么赤裸
裸的话挑逗我,可是她却可以让我对她充满幻想!也许这就魅力的所在。她还告诉我在她的生命里,在婚姻围墙之
外有着几个情人,甚至她还和我谈她和情人之间的经历,就这么聊了几天,我决定请她吃个晚饭。


2005年12月17日,这是一个秋凉的周末傍晚,我见到了她:高大概163 ,长发,高跟鞋,挂着个小包,穿着淡
色的连衣裙,刚下班。走近之后,我被她的美摄住了:虽然略现消瘦,但皮肤雪白得几乎可以看见血管,瓜子俏脸,
声音婉软动听。


吃完晚饭,「我们散散步?」我提议,她同意了。我们就这么在草坪上围着走了一会,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
走过一段石头搭在湖面上的路,她一下站不稳,我从后面跟上,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冰凉,她挣了一下没有挣脱,
于是就这么握着。


散步到大概9 点,估计已经把红军长征的路走完一半了,我决定送她回家,她也默许了。到了楼下,是高层电
梯房。


我说:「今天和你聊得很开心。」


「我也是。」她笑笑,如同半绽的玫瑰。


我不禁迷醉了:「能请我上去喝杯水吗?」


她笑了起来,「如果我说不行呢?」


我说:「你不会的。」


她又笑起来:「好吧,可你不能欺负我!」


她的家布置的很精巧,2 房1 厅,素雅洁净,鲜花点缀着小小的宁静的客厅。这是个很有品味的女人。


有趣的是,她说,她其实很少喝开水的,家里也经常没有开水……欲擒故纵,小把戏,呵呵。


洗完澡出来,已是凌晨了。


她还在无精打采地看着无聊的节目。


我一看,呵呵,是体育节目。「我们休息吗?」


「好的!」她关了电视。


我喜欢她的床,1.8 米宽的大床,铺着厚厚的床缛。


她洗完澡,从洗手间出来,穿着睡衣。床前昏暗的台灯,影着她睡衣下轻盈的身体。


「你怎么还站着啊?」她问。


「我在看你的照片。」我指指她卧室墙上的艺术照片。


「我年轻时候的照片,呵呵,很漂亮吧?」


「是的,但现在更添了女人的韵味了。」我由衷地赞叹着,顺手抱住她。衣服很光滑,身体很轻盈。我的血也
开始往上涌了。我急不可耐的将她一把拥入怀中。


我在她耳边轻声说:「宝贝,你真美,让我好好亲亲你。」


她没有反抗,低着头。任由我热烈的吻着她的脸。她的唇有些冰,薄薄的唇片轻轻的摩擦着我。


此时此刻才第一次清楚的看着她,注视着她。她的大眼睛在看我时不断的眨着,长而卷的睫毛不时的跳动!我
贴近她,吻在她的双唇上,温热柔软。随后吻她的小嘴,和她的舌搅动在一起!我感觉到她将我抱的紧了,我也更
用力的将她搂入怀中!我翻身趴到她身体上,拥抱她,又再次的亲吻她!我翻身趴到她身体上,拥抱她,又再次的
亲吻她!


这时我已经是只穿一件内裤了,鸡吧已经硬起来了,将内裤撑的很高。想必是她也感觉到了,我用双手把她的
套装轻轻的脱下,接着双手环绕到她背后打开胸罩扣子也一起脱了下去,再轻柔的褪了点她紫色的三角裤到她的大
腿上。


这时候,我看见一幅美丽的躯体展现在眼前——乳房不大,但乳头轻轻翘起。腹部平滑。


我继续往下吻过去,乳房,腹部,大腿外侧,膝盖,小腿……每到一处,她都禁不住轻轻呻吟一下,声音是那
么娇醉。我又开始慢慢往上亲吻她的大腿内侧,直到她的神仙穴处停下来,这里早已是水流潺潺。


我用舌尖在周边挑了几圈,她「啊」了一声。


「怎么,你不舒服?」我故意问。


「你,你个坏蛋!」她笑着骂起来


我的舌头继续挑逗着她的大阴唇。她的腿开始拢了上来,夹住我的头。我的舌头开始深入,她的味道是清淡的,
如同处子。挑动着她的阴蒂,每动一动,她就跟着用力夹我一下。水一会就沾满了我的唇。


「有套子吗?」我问。


「没有。」她说:「离婚后,我有2 年没作爱了。」


进入她的身体是个美妙的感觉:不用任何扶助,粗大的阴茎就顺着她的大腿滑入她的阴道。我喜欢这种顺畅的
感觉。


她不是那种大声叫床的人,但是,那种轻微的声音是那么的陶醉,更让人血脉喷张。


和我以前做过爱的女人不一样,她的阴道比较会收缩。因为我的阴茎比较长,而她的个子不是很高,我可以感
觉到阴茎进入后,可以顶到她的子宫颈。再轻轻一进,她就开始叫起来:「太深了」。


我笑笑,亲吻她一下。开始慢慢地抽插,先是浅浅的,用茎背摩擦着她湿润的阴蒂,每抽出一次,她就『啊‘
的轻声叫一下。


抽了大概5 分钟,她开始迷乱了。抱着我的腰用力往下压。这个时候,我才开始深入的插,而她也不觉得插得
太深了。我享受着在她光滑阴道的紧密包裹和暖水的滋润,还有她身体轻微的颤动,下身迎合着我的深入。


换了个姿势,我坐起来,把她的腿抬起来放在肩上,这样我可以看见她的全身正面,大腿和阴茎进出她身体的
过程。这种姿势最让我兴奋。


她扭动着身体,呻吟开始大起来,「啊…啊……」她越喊,我的冲击也越有力。


床在轻轻的摇,发出性感的吱吱的声音。


「从后面来吧!」我说。


「后面怎么来?」她很天真的问我。


我不禁笑起来,看来,她真的做不多。按照我的手扶姿势,她在床沿跪俯下去。她的臀部也不大,却是白皙而
嫩滑。我抚摸一下,把阴茎从后面插了进去。


「天啊,这么深!」她在前面叫了一声。


「对,你感觉一下,舒服不?」我说完,又开始抽插起来。


这次她终于狂野了,不到10分钟,她不再叫了,上半身软趴在床上,也不再迎合着我的冲击了。我轻轻拍拍她
的臀部,让她躺下来。她咕噜一下倒在床上,手脚都不能动了。


我俯下身子,在她身边躺下来。「怎么样?还行吗?」我笑笑问。


她无力地摆摆手,好不容易才说:「……天啊,你真是太……太厉害了!」


我喜欢这种感觉。此前也有不少女人说过类似的话,但我并不领情,因为我需要的,仅仅是她们的阴道而已。
这个不一样,这个女人我真的很喜欢。


「还能继续吗?」我坏坏地问。


「你还没完?」她瞪着眼睛问我。


「没有呢。」我笑起来。


「噢……」她长叹口气,也笑起来:「你怎么这么厉害啊!」


我又重新进入了她的身体,这个美丽的女人……大概20分钟后,她的吟叫声,我的喘息,和挥洒在我俩之间的
汗水;床面的摇动,和随着阴茎进出阴道时的韵律而蠕动的她,波动的双乳,都在我的主导下,构成最原始的旋律,
并使我逐渐达到高潮,我开始感到在她体内交合有些困难了,接着我奋力往前一顶,倏地猛倒吸一口气。


此时,就在燥热的身体中,爆发出一股无法形容的舒畅之感,我感到精液从我的阴茎喷射而出,上千万的精虫
奔入子宫,我的睾丸,输精管,尿道都在阴囊的包袱下断续抽动着。


天地间除了赤裸迷炫的她及我和那阵阵交媾完后愉悦兴奋的快感外,周围不复存在。


我突然冷了起来,全身无力如释重负般地倒下去,躺在她滑软的胸脯上……这是一次完美的性爱,大概1 个半
小时。后来每隔半个小时又来了1 次。天亮之前,我也不记得总共做了多少次了,只记得每次她都快晕死过去,也
不拒绝我的拥抱进入。天亮的时候,我们相拥着昏睡过去了。


第二天起来,她生气地锤打我的肩膀:「你把我弄得疼了!」


「是吗?哪里疼?」我故意问。


「你坏死了,现在我走路都走不稳了。」她羞涩地装着生气。


后面的几天,我干脆把行李从酒店搬到她家里。白天,我们各自去上班,晚上回来,迫不及待的上床做爱。她
不喜欢避孕套,她说,那样她感觉不到我的体温。我说,那不是体温,是茎温。就在这种玩笑中,我又开始享受她
身体的美妙了。


几天后,我离开那个城市了。正如事先约好的,我们没有再联系对方。她知道,我是已婚的。我也知道,她需
要真正属于自己的男人,我的存在只能减少她的机会。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kingmodong@outlook.com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网所列站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内容与本站无关,仅为非大陆地区的境外华裔人士提供参考,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若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